Author: Editorial

从职高到麻省理工-恩里克的华丽变身
China

从职高到麻省理工 恩里克的华丽变身

脸书上的使用双姓:父姓Santus,母姓 Aversano,这是他为了向父母家庭的致敬。曾在Iglesias工作的父亲 Giuseppe教给他严谨;在医院上班的母亲 Giuseppina让他懂得用好奇去探索世界。感谢父母多年的养育和栽培,今年32岁的 Enrico Santus从Iglesias职高毕业的 Enrico Santus经过多年刻苦学习,在取得比萨大学学士学位以及留学半个地球后(曾在伦敦、香港、斯德哥尔摩和新加坡),华丽地成为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 职高 “中学毕业后,我的父亲不想让我去高中理科,因为他没钱让我去上大学。因此我去了饮食学校,但成绩不佳。我的叔叔Franco在撒丁岛生活时很贫穷,但移民卢森堡后自主创业致富。于是我得到启发,去职高学习。因为学习成绩优秀,学校允许我提前1年毕业”,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办公室里透过电话表示。他在那里与Regina Barzilay共事,参加旨在通过人工智能预测乳腺癌的研发项目。 在麻省理工工作 Enrico Santus接着说道:“我亲眼体会到在麻省理工学院意味着什么:当我在亚洲工作时,年薪是5至7万美元,1年后的工资翻了三倍。如果我再多待几年,甚至会升至每年30万美元。当有外部公司第一次联系我时,我简直惊呆了,这相当于我的父母必须工作十年才能赚到的钱。作为寒门子弟的他并未降低他的决心。 “我是依靠父母每月给我200欧元的补助、叔叔Franco给我的2000欧元以及奖学金完成大学学业的。我曾卖了摩托车支付2个月的房租。之后又将车祸索赔款1万欧元作为生活费去伦敦留学”。 人工智能论文 在这些年里,Enrico Santus发表了数十篇关于人工智能的论文。 “虽然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Enrico Santus渴望去亚洲生活。 “我发现自己喜欢那儿”。他在空闲时会开车旅行。 “我喜欢开着车去环游美国或加拿大»。现在他还在网上为一名对人工智能感兴趣的白宫员工进行授课。 “今年夏天我可以去华盛顿参加一个研讨会。我很希望能参观白宫的西厢办公室…

法外长:“意副总理已越红线,但仍愿意一起合作”
China

法外长:“意副总理已越红线,但仍愿意一起合作”

在巴黎召回大使近一周后,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 ) 奥塞码头(法国外交部的别称)接受了意大利《晚邮报》的专访,并对意法两国的关系发表了看法。据刚显示的民调结果显示,勒德里昂是法国政府最受欢迎的部长。 勒德里昂表示驻意大利大使马塞(Christian Masset) 即将返回意大利法尔内塞宫(法国驻意大利罗马大使馆)。两国紧张的关系正得到缓和。 《晚邮报》(以下为“记者问”)问:部长先生,在巴黎召回大使后,如今法意两国的关系如何?部长勒德里昂回答(以下为“勒德里昂”):“长期以来,法国和意大利都是近邻,朋友和盟友。我们之所以决定召回大使,是因为我们两国的这个历史关系受到了质疑。几个月来,法国一直是被反复攻击和夸大指责的对象。如今,我们认为法意友谊是一种需重点保护的共同利益。而这种情况使得我们质疑意大利政府的真实意图,因此我们认为有必要召回我们的大使。这种象征性的姿态旨在更好地了解情况。在上周二晚上,作为两国关系守护者的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先生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进行了交谈。他们一致认同需加强两国关系的看法”。 记者问:大使何时候回罗马?勒德里昂:“我在今天就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大使将尽快去罗马”。 记者问:“奥塞码头”(指法国外交部)与“法尔内西纳”(Farnesina,意大利外交部别称)将如何共同努力解决这场危机?勒德里昂:“首先是攻击法国,我告诉意大利驻巴黎大使,某些意大利政府高官就法国内政采取的一系列立场开始构成严重问题。意大利副总理迪马约(Luigi Di Maio)的倡议已经越线了。因为他对法国的访问是在任何外交框架之外进行的,根据外交惯例,一名外国政府部长在访问前应当知会被访问国政府。此外,迪马约会见的某些人(黄背心运动的沙朗松)曾公然煽动起义与军队干预。这已经越线了”。 记者问:但迪马约时候解释说,他是在欧洲选举之前,在政治辩论的背景下行事的。勒德里昂:“再一次重申,这不是一个典型的政治行为。这是在不尊重欧洲伙伴的前提下,一名意大利政府成员与一名煽动起义的人士之间的公开会议”。 记者问:为了避免危机重现,法国有何要求?勒德里昂:“两国之间是有分歧,但我们仍可进行互相尊重、公平的合作。我们是盟国,我们是欧盟的两个创始成员,我们是两个有着悠久共同历史的国家。因此,我们必须本着相互尊重的精神,以对话而不是对抗来对待我们的分歧。这些是基本原则”。 记者问:在意大利政府强调的诸多分歧点,移民政策就是其一。勒德里昂:“这是一个我们十分关注的问题。法国是庇护申请数量高居第二的欧洲国家。现在我们正在具体解决这个问题。以‘海洋观察’船为例,亦如对‘水瓶’号船那样,法国已作出承诺并毫不含糊地保留地接待难民。在我们现在谈话时,就已有法国人员前往西西里岛了。我们继续捍卫以团结为基础的欧洲解决方案”。 记者问:还有更多的地方问题,例如意法两国在阿尔卑斯山边界的紧张局势,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曾谈到了法国方面对意大利公民采取的更加频繁的监控。 勒德里昂:“两国之间的邻里关系可能会出现许多技术难题。我们必须在坦率和平静的对话框架内寻求解决办法。双方应保持各级别的联系,特别是当地的联系。现场合作非常好”。 记者问:关于利比亚局势的分歧? 勒德里昂:“我们是互补的合作伙伴。当(意大利)总理孔特在去年11月在巴勒莫组织会议时,我就参加了。当出现允许迅速选举和武装团体撤离的路线图时,我们也同意了。既然当时没有争议,那现在无需旧事重提”。 记者问:在意大利,人们常常回忆起法国道达尔公司是意大利埃尼能源集团在利比亚的竞争对手。勒德里昂:“实际上,重要的是一个合法的利比亚重归和平与安全”。 记者问:另一个问题,15名前意大利恐怖分子被法国庇护。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引渡他们?勒德里昂:“我知道这个问题在意大利是极为敏感的。根据意大利当局提出的要求,自昨天以来,法意两国的法官一直致力于法律审查。有必要进行评估,但不应被利用;在这个领域,双方合作得很好”。…

米兰一吉普赛女小偷被抓30次-因怀孕逍遥法外
China

米兰一吉普赛女小偷被抓30次 因怀孕逍遥法外

一名年龄36岁有波斯尼亚血统,Hrustic姓氏的吉普赛女性小偷前科累累且背负逮捕令,只要警察查明其身份后就必须将她送入监狱完成由高院判处的9年刑期。但事实上,只因怀有身孕始终逍遥法外。在昨天,这名女性小偷亦如往常一样,在14点50分走进米兰绿线Cadorna地铁站。她走近一名在地铁站台上打电话的女孩。当该女孩把手机放回背包时发现自己的钱包不翼而飞。她环顾四周后发现一名孕妇迅速走向一伙人,并将某个东西交给她们。于是这个女孩跟着形迹可疑的孕妇走上列车,并最终报警。在一些热心乘客的帮助下,闻讯赶至Garibaldi站的宪兵将这名孕妇抓捕。 亦如上周《晚邮报》所报道的那样,警方将这名怀有身孕的女小偷送到警局进行身份识别后才发现她是个行窃惯犯,且犯罪记录令人震惊:因盗窃和扒窃,一共被警方拘捕过至少30次,刑期已累计至9年。 在那个周日下午,这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却成为了一道司法难题。由于这名惯犯是在行窃时被警方当场抓获(尽管她事后声称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但医生对其检查后告知孕妇身体无碍),为了避免她逃脱法律的制裁,值班检察官决定对她提出直接起诉判刑的要求(但初审法官最终没有核准拘捕令,仅将其举报)。 在另一方面,由于被告怀有身孕,根据意大利法律对孕妇的特殊待遇,至少在6月21日(分娩)之前无须入狱服刑。《晚邮报》在上周报道过两个类似的案例,其中一名孕妇(与本篇报道中的女性被告有同样的姓名)的刑期已累计长达14年,她在2015年至2018年分别被警方拘捕过3次,但都因被捕时是孕妇而避免服刑。另一名20多岁的女惯犯曾被捕过27次,但都因同样的理由而逍遥法外。 12 febbraio 2019 (modifica il 12 febbraio 2019 | 18:07) © RIPRODUZIONE RISERVATA

维亚雷焦火车脱轨事故-每次听证会遇难者母亲必到场聆听
China

维亚雷焦火车脱轨事故 每次听证会遇难者母亲必到场聆听

意大利维亚雷焦火车脱轨事故的每一次法庭听证会时都有一名叫Daniela的女子出席聆听。她是该事故中其中一名遇难者的母亲。每当佛罗伦萨中级法院进行此案庭审时,Daniela就会坐在听众席上,一边聆听控辩双方的对弈,一边织毛衣。“我需要让自己做些事情分散注意力,否则辩方的一些陈述和推理会令我暴怒不已。请相信我,某些说辞会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呐喊……”,Daniela表示称。 事故 这名母亲名叫 Daniela Rombi,今年60岁。她年仅21岁的女儿 Emanuela Menichetti是维亚雷焦火车脱轨事故中的遇难者之一。这起震惊意大利的火车事故发生于2009年6月29日,23时48分。一列满载燃气的油罐列车在经过意大利维亚雷焦火车站时脱轨,导致14个油罐车厢中的一个破损,其外泄的可燃气与火花接触后引发大爆炸,引燃了火车站附近的整个街区。事发当晚3时20分,某人打电话给Daniela:“夫人,我把电话转给您的女儿Emanuela ”,她女儿在电话里说道:“妈妈,这里发生事故了,有火灾,但你别担心,一切都好”。7时30分,在医院烧伤科的过道里,一名医生告诉Daniela:“夫人,请随时做好准备”。虽然医生不曾明说‘死亡’一词,但在那时那刻,‘做好准备’已说明了一切。 遇难者 就这样,Emanuela在全身性皮肤烧伤的情况下极其痛苦地存活了42天后不治身亡。维亚雷焦火车脱轨事故共造成32人遇难身亡。在经过140次听证会后,一审审判结案,共有23人被定罪,其罪行包括铁路灾难、过失杀人、火灾、严重伤害,甚至是过失伤害。 被告有意大利国家铁路集团首席执行官 Mauro Moretti、Rete Ferroviaria铁路公司总裁Mario Michele Elia以及Trenitalia公司负责人Vincenzo Soprano,他们分别被判处7年和7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现在,在上诉过程中,佛罗伦萨检察院要求对Mauro Moretti与(15年零6个月)和Mario Michele Elia增刑,分别增加至15年零6个月和14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庭审 二审工作预计在3月底结束,直到那时,每周将进行3次听证会。来自Torre…

意大利战地记者米卡利兹讲述在叙利亚受伤经历
China

意大利战地记者米卡利兹讲述在叙利亚受伤经历

当火箭弹打过来时,你不会感到疼痛,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倒在地上后,视线内都是鲜血。手臂已经不听使唤了。身体动不了,周围寂静一片。你会说:好吧,也许我快死了。于是想在临死前再抽支烟。问题是,烟去哪儿了?与此同时,你还活着。之后摸下眼睛,感觉像个煮熟的鸡蛋。几分钟后,终于听到一名库尔德士兵高喊:“ 加布里埃尔!”。于是你被搬上悍马。谢天谢地,我得救了。 感谢库尔德军队、美国医生、意大利大使馆和徕卡相机,才使得我能活着坐在米兰圣拉斐尔医院的走道里讲述自己的受伤经历。要不是徕卡相机帮我挡了一下,也许就此丧命了。我们是专业的战地记者,因此去前线时都穿着头盔与防弹衣。我们知道如何预测风险,任何行动都不会临时起意。那天早上,也许是太自信了,我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同事加布里尔一同去了那栋位于最前线的大楼。“上面是库尔德指挥官,拍一张他的照片吗?”。 我说好的。当我们走上露天天台时,看到300米处飘着伊斯兰国的黑旗。我当时都没时间考虑这个动作是否谨慎,当时我本应该说:伙计,我们快下楼吧。 我只记得库尔德指挥官的最后一个动作:用手调整了围巾。我确定对方正瞄准着我,他们看到我爬上楼。我一瞬间看到火箭弹射过来了。弹道轨迹很奇怪,或许是侧风影响了轨迹,但这救了我的命。因为火箭弹在我身边的一名士兵处爆炸了,随后击中了指挥官,而我被气浪掀翻在地。 一共花了2个小时才到达第一个救援点。不像坐救护车,路上每个坑洼都能让我从床垫上弹起来。我能感受周边人十分紧张。感觉很奇怪,我的第一个恐惧是当美国人告诉我:嘿家伙,我们可以做两件事,或带你去叙利亚医院,或送你去巴格达。我用力回答:开玩笑吗?去巴格达!去巴格达!而他们回答:好的,但有一个流程要走,需要等待……在等待的那些时间里,美国人联系了意大利驻埃尔比勒领事馆。我知道美国人甚至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摄影师朋友,想要弄清我的身份。毕竟,现在许多外国战士都想方设法离开那儿…… 进入巴格达的Roll3救护站后,我终于感到安全了。身上的所有伤口都得到处理,这是前所未有的待遇。在一次手术后,我听到一个女人在我身边讲意大利语。那是一名海军特战队的护士。天哪,带着南方口音的意大利语让我想家了,对此我还取笑她:“嗨!就好像听到了我的祖母!”。三天后,我终于重新站起来了。美国医生告诉我:我见过很多伤者,你被送来时,我们都以为你活不了几天,但你壮得像头公牛…… 这次受伤使得我的一根趾骨断了,手臂还需要手术,视力不如从前,一只耳朵也失聪了。至少还需住院两周。社交网上有很多人问为何要做这事。我想说,总需要有人去报道没人愿去的地方正发生的事情。在伊斯兰国有着成千上万的穷人。又有谁知道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拉卡的沦陷并不意味着伊斯兰国被终结了。这是一场被全世界忽视的肮脏的战争。 历史就像一个由许多马赛克组成的拼图,就像我们的照片一样。如果一定要说我的话,这次受伤教育我要积极地面对生活。我还有两个女儿要养育,还有一个女孩等着我。自从我的朋友安迪在乌克兰死在迫击弹下后,我就想着能活一天是一天,因此变得十分极端。这次在巴格达,醒后吃汉堡包时让我幡然醒悟。就在那一刻,生活是如此地幸福。 21 febbraio 2019 (modifica il 21 febbraio 2019 | 18:46) © RIPRODUZIONE RISERVATA

意大利前总理父母因涉嫌腐败被司法软禁
China

意大利前总理父母因涉嫌腐败被司法软禁

意大利前总理伦齐的父母被司法软禁。据悉,前总理伦齐的父亲蒂齐亚诺与母亲劳拉因涉嫌破产欺诈与开具假发票被意大利税务警察软禁家中。由于前总理父母通过家族企业Eventi 6 公司违规转移资产,导致3家合作社企业“痛苦”地破产。与伦齐父母一同被捕的还有其中一家破产企业的副总詹弗兰科·玛索内。 3家合作社 由检察官科莱亚卓、副检察官图尔克和公诉人冯波利斯主导的调查组在去年秋天搜查了伦齐家族企业Eventi 6 公司的资料后发现了3家破产的合作社Delivery、Europe service Srl以及Marmodiv。调查人员在最近几个月搜查了后两家公司,并查封会计账簿、发票和合同等资料。为了避免伦齐父母篡改或销毁物证,调查人员决定对其采取软禁措施。 法官认为这些合作社“没有经营活动,其存在只是为其他交易打掩护而已”。 “虚假交税” 第一个调查这个“系统”的是库内欧地区检察官阿迪罗·斯特亚,当时他对一家名为Direkta Srl的企业展开调查。由于相关文件与伦齐的家族企业Eventi 6有关,因此这些资料随后被转递至佛罗伦萨检察官办公室。如今,检察官为了防止涉案人员再次犯罪,决定对其实施逮捕。事实上,起诉书中明确指出“嫌疑人因恶意行动而导致公司破产,其中包括系统性地未缴纳社会保障缴款和税款”。 前总理的房车 与伦齐父母一同被调查的还有其他5人,其中包括伦齐在2012年参加竞选时的房车司机巴里利以及几名合作社的管理者,法官认为这些人从此非法“系统”中牟利。 19 febbraio 2019 (modifica il 19 febbraio…